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桑艺人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有12年军旅生活经历,职至连级。转业后回原籍当过公社(乡)一般干部,党委、行政文书,后调县级机关从事理论教育和宣传工作,职至副部长,后上调到某成人高校从事政治理论教学,退休前职称为教授。著有论著1本,参与编写大专教材2本,本科教材1本,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文章70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乌克兰政局孕育着更大的危机(原创)  

2014-02-26 14:1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克兰反对派,通过暴力夺取了国家政权,撕毁了此前在欧盟官员调停下达成的协议,并宣布自己取得了胜利。但由一些没有从政经验的单一激进分子组成的议会和政府制定的政策却已经犯了颠覆性错误,这个错误足以将乌克兰推向分裂。

       由于人们对于同一事情会有不同认识,你认为应当这样来办,他却认为应当那样去做。因此,任何国家、任何政府、任何领导人及其政策都会有人反对,要让全体人民拥护是不可能的。不管哪个国家,不管谁执政,都可以召集到一群街头示威者去反对。乌克兰前几天的示威者并不能天然地代表乌克兰全体人民。因为并未经过人民投票授权或选择。他们只代表参加示威的那些人或那一派人的主张(乌克兰总人口是5000多万,参加示威的最多时有50万,不到总人口的1%)。在西方多党制国家,不同群体、不同派别的主张都是由自己的政党来代表的。各个政党通过媒体把自己的政治纲领公布于世,然后参加大选,本党政治主张代表民意的程度主要是从大选后在议会中所占议员席位多少来体现的。这就是有序民主,法制民主。各个群体、派别及其政党是否代表人民,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人民并不是看谁在街头闹得更凶、更起劲。民主如果脱离了法制那就是动乱而不是真正的民主。在美国,示威是允许的,但要报市政当局备案,而且要接受警察管理、监督,原则上以不违法、不破坏社会秩序为限度。如果出现打砸抢、妨碍交通、冲击政府机关或军事目标等情节,警察就有权逮捕当事人或驱散示威者,这时可以动用非致命武器,如高压水枪,发射橡皮子弹、投掷震爆弹、施放催泪瓦斯。如果出现袭警、使用武器暴力抗法,则警察有权开枪予以镇压。乌克兰的示威者已经向警察投掷燃烧瓶和石块、开枪射击并抓捕多名警察作为人质,实际上已经发展成暴乱。按美国的法律,警察完全可以使用致命武器进行镇压。乌克兰的问题是各群体、各派别都想按照自己的主张去治理国家,互不相让,通过多党竞争和选举不能达到目的时就诉诸于街头斗争,鼓动一部分群众去推翻合法政府,以非法手段夺取政权。每一派上台后都要按自己的意志修改宪法,宪法变来变去毫无稳定性,很不严肃。各群体、各派别已经把街头斗争和推翻合法政府当成家常便饭。既然你可以暴力推翻合法政府,那我更有权暴力推翻你;既然你可以占领基辅市政府,我当然也可以占领克里米亚议会大楼;既然你对警察使用暴力警察反击被欧盟和美国指为侵犯人权,那我使用暴力对付你,你镇压我当然也是侵犯人权。如此就会陷于无法无天的恶性循环怪圈中,其恶劣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乌克兰现在没有稳定的政府,也没有法制,社会始终处于动乱之中。争取到的国际援助或贷款,不是用于发展经济,而是被拿去招募街头斗争的示威者进行内斗,经济状况越来越糟。

        这次夺权成功的反对派代表的是西部乌语区部分居民的诉求,即要求加入欧盟。这个本也无可厚非。但稍有政治经验的执政者都不能不懂得政治上的平衡原则。反对派投向欧盟怀抱已经令俄罗斯不快,本应采取措施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至少不刺激俄罗斯;在坚持西部部分乌语区人诉求的同时,也照顾到东部俄语区人的感受,给予安抚以寻求民族和解之道。但他们却全然不顾这些,甚至反向而行,采取了一系列刺激俄罗斯和激化与东部俄语区矛盾的举措。2013年12月8日,乌克兰反政府示威者拉倒了基辅标志性的列宁雕像,并用大锤将其砸碎。此后,乌克兰各地几乎都发生了类似事件;本月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一项法律,取消《国家语言政策基本原则法》,俄语因而丧失了在乌克兰近半数行政区域内的地区官方语言地位;24日在利沃夫州,有人拆毁了库图佐夫胸像(库图佐夫是俄国卓越军事家、统帅和军事理论家。1812年他率领俄军击退法国拿破仑大军,取得俄法战争的胜利)。这些不计后果,不顾大局,只图一时痛快的激进做法已经激怒了俄罗斯。
        针对乌克兰各地捣毁列宁塑像一事,25日俄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气愤,要求乌方制止这种“无法无天行为”,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发表评论说,拆除列宁纪念碑,是拆除历史记忆,是“政治切尔诺贝利”,其危险程度不次于核事故;对于乌克兰议会通过法律,取消《国家语言政策基本原则法》一事,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马特维延科发表谈话说,取消该法是一个严重错误,损害乌克兰几百万俄语居民的合法利益,削弱乌克兰的国家完整。反对派这样做的后果无异于促使俄罗斯与自己对立,逼迫东部区域宣布独立或者回归俄罗斯。

        以乌克兰目前的国力和内部团结状况,一旦俄罗斯出手,东部要求分治,激进的执政当局又有多少与俄抗衡和制止国家分裂的资本?夺得政权的反对派,在欢呼自己胜利的同时已经为未来的更大危机埋下了隐患,乌克兰正在滑向一个危险的道路。目前反对派正在取缔左翼政党,压制议会中的不同意见,几乎成了一派独大,权力不受制约,可以为所欲为的当权者。这种局面能维持多久还不能断言,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将会让乌克兰在未来付出惨重代价却是无疑的。也许将来乌克兰会被一分为二:西部加入欧盟,东部宣布独立或并入俄罗斯是解决目前困境合乎逻辑的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