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桑艺人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有12年军旅生活经历,职至连级。转业后回原籍当过公社(乡)一般干部,党委、行政文书,后调县级机关从事理论教育和宣传工作,职至副部长,后上调到某成人高校从事政治理论教学,退休前职称为教授。著有论著1本,参与编写大专教材2本,本科教材1本,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文章70余篇。

网易考拉推荐

“制度决定一切”是认识误区(原创)  

2012-01-04 18:2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一些人崇尚 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认为只要实行这种制度一切都会改变。这是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事实上制度并不是万能的,它既不能决定一切,也不能改变一切。

        首先,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并不一定会使经济快速发展。世界上的资本主义国家有富国也有穷国,并非凡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都发达,不是资本主义的都贫穷。这一点只要去看看联合国每年公布的世界各国GDP排名榜就会一目了然。美、英、法等国科技发达,经济总量高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源于它们的工业化起步早(比中国早200年左右)。经过长期科技的不断进步和经济总量的不断积累 才有了今天这样的状况。2010年按人均GDP排名前10位的国家依次有卢森堡、挪威、卡塔尔、瑞士、丹麦、澳大利亚、瑞典、阿联酋、美国、荷兰,其中多数是君主制或君主立宪制国家,纯正民主政体的国家只有三个,即瑞士、澳大利亚、美国。说明一个国家的发展状况与政治体制没有必然联系。如果非资本主义制度经济一定发展慢,那么中国为什么能够连续多年GDP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长并能超过日本名列世界第二?为什么俄罗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20年后经济总量反而不如过去?乌克兰是欧盟和美国承认的标准资本主义制度,在近20多年中,人民示威和革命不断,政府领导由民选并且不断更换,通过独立广场的革命连民选总统都被赶走了,难道还不够民主吗?按一些人的逻辑,乌克兰应该发展最快了,但事实却是该国经济在刚从苏联分离出来时还可以,而随着越来越民主却已经濒临崩溃,依靠美国和欧盟的大量援助才能勉强维持。卡塔尔、阿联酋是君主世袭制国家,经济早就该崩溃,但实际上这两个国家的人均GDP却能排到全世界前10名之内。所以认为资本主义制度经济发展必然快于非资本主义制度,越民主经济发展越快的观点是不看实际仅凭想当然的悖论!

       其次,政治制度不能决定一个国家的清廉程度。当今世界上不论什么政体的国家都存在着贪腐,只不过贪腐程度有所不同而已。透明国际公布的“2011年全球清廉度排行榜”中,清廉度好的和不好的国家中什么政治体制的国家都有。并非好的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不好的都是非资本主义国家,亦即各国政府清廉度与社会制度无必然联系。现在的俄罗斯早已不是社会主义了吧?有反对党、有议会,实现资本主义已近21年了,但腐败远盛于中国。中国在178个国家中排在第75位,印度排在第95位,俄罗斯排在第147位,利比亚排在第168位,伊拉克排在第175位(倒数第四)。除中国外都是些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把原来的所谓独裁政权推翻,建立所谓民主政府,但腐败程度在全世界都是最严重的,与中国的清廉度差距之大不可同日而语!结论是从比较中得出来的,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好坏就很难说清。资本主义也是需要政治上的民主、完备的法制、经济上的市场化,道德上的多数人信仰宗教等相配套的,并不是只要有了美式民主和市场经济就可以包医百病那么简单!台湾的林益世、陈水扁都因贪腐案受到司法追究,法国前总统萨科齐与欧莱雅案是萨科齐政府遭遇的丑闻之一,此前两名高级部长因滥用巨额公款买雪茄、度假被迫辞职;萨科齐的一名亲近盟友也卷入2007年数百万美元的内部交易案。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面临109起案件的指控,从逃税到作假帐,从受贿到嫖妓等。韩国前总统卢武玄因为腐败问题而自杀了,以色列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被控曾接受贿赂,帮助一名地产商密友赢得建筑合同。他的财政部长挪用公款、司法部长性骚扰均被迫辞职,以色列第8任总统总统摩西.卡察夫也因性丑闻辞职。台湾、法国、意大利、韩国、以色列都是什么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嘛!这些腐败的总统、总理也不是共产党员呀!贪婪这是人性中丑陋的一面!不管什么党、什么社会制度都会出现贪婪的人,这些人都可能腐败!

         再次,政治制度不能决定一个国家的公信力。世界著名公关公司爱德曼,每年公布一次上年度公民对本国政府信任度排名,它是向8000多名受访者发放问卷的形式采集样本,其中也包括对企业、媒体的信任度,然后加以综合打分得出结果的。由于各人对同一问题的看法有时差异很大,所以这类调查的结论只具有相对意义。这个排名可以看作是人民对本国政府、企业、媒体是否可信的评价。2011年爱德曼公司公布的各国政府信任度调查结果显示,排在前五名的依次是中国、巴西、日本、法国、意大利。中国政府的信任度达88%名列全球第一,而美国政府的信任度仅为40%。这说明政治制度不能决定政府的公信度。

        最后,政治制度甚至不能决定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是民主主义者还是独裁者。二战前的德国、日本、意大利都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有议会和反对党,按说不可能出现法西斯独裁者执政的情形。然而事实却是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法西斯独裁者那时当政并祸害了整个世界。朝鲜战争前的韩国是资本主义制度,但其总统李承晚却是公认的独裁者;1949年前中国也是资本主义制度,但那时当政的蒋介石也是一个独裁者。这两个国家都有议会和反对党,所不同的是韩国当时的反对党被李承晚镇压了下去,而中国的最大反对党——中共由于实行了武装反抗,使得蒋介石的镇压未能成功。可见政治制度决定不一个国家是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政治制度决定不了各国经济发展快慢、政府清廉度、公信力和政治是否民主,那么这些又是由什么决定的呢?是由人民的整体文化素质、道德素质决定的。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是科技、经济体制和经济政策,而这些又都是由人的素质决定的。政府的清廉度、公信力更是直接取决于公务员、官员的道德素质和法制观念。公务员、官员都来自于人民,人民的整体道德素质和法制意识不高,公务员和官员的道德素质 、法制自觉性必然会受到制约,不可能高到哪里去!执政党和政府首脑是由人民通过投票选举出来的。如果德、意、日三国的人民不赞成、不相信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及其政党的施政纲领和侵略主张,他们就不可能被当选,何谈推行自己的法西斯独裁政策?在中国大陆的网上不少人看到与自己观点不一致的言论、帖子就用极为粗俗下流的谩骂加以回应,这种现象你在美国的网上见过多少?在美国谁见过禁止人们唱某种歌曲的?但在中国一大批人却在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企图禁止人们唱“红歌”。人民连唱什么歌的自由都丧失了,还有什么自由可言?美国人在主张个人言论自由的同时也十分尊重 别人的言论自由,而不管这种言论是否与自己的见解相同。这和中国人只要自己的言论自由而不尊重别人的言论自由形成鲜明对照。就这样的国民素质即便把美式民主搬到中国来也会变味走样,甚至异化成法西斯主义。到那时看到与美国形式一致内容却相差很远的中国特色民主,美国人在庆幸自己和平演变终于成功的同时,可能会说“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世界上许多事情尤其像经济发展快慢、清廉程度、公信力这样的复杂事情往往是一果多因,由许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并非一个政治制度所能涵盖得了的。但在诸多因素中人的因素是最基本、最主要的因素。如果忽视这一点,把其他因素置于人的因素之上,那就是本末倒置,并未抓住问题的本质和关键,用来解决实际问题只能归于失败。


相关文章转贴:

清华教授:把反腐寄托于制度的想法太天真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2012年12月31日)

                                                                                  (一)

       最近讨论反腐的人多起来了。在众多反腐的观点中,最有名的立场是主张“从制度上反腐”。持这种立场的人多认为,只有建立起良好的制度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腐败。如果没有良好的防腐制度,仅靠一时的动员,未必能长久,且易陷入“人治”的窠臼。

      “制度反腐”这一说法,表面看来很有道理。但细想之下,却又觉得不着边际,无从下手。首先,任何制度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要依赖人来运行。在中国社会里,人、人际关系以及相应的社会风气,对于制度能否发挥作用至关重要。其次,在官场内部,也盛行各种风气;每一个单位、地域、部门、阶层,每一个领域,均可能有自己的风气,即潜规则。我们千万不要小看风气的力量。事实证明,在中国社会,一种风气一旦形成,再强大的制度罗网也容易被它撕破。

       有人把希望寄托在法治上,认为只有“司法独立”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然而,持这种想法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一旦司法真的独立了,政府再也管不着它了,就立即存在着如果司法机关腐败怎么办的问题。事实上,在一个腐败成风的社会里,任何权力机构都可能腐败;这时让某个机构脱离政府干预,成为反腐败的最高权威,这个权威也可能演变成新的腐败源头。有人把“分权制衡”当作解决腐败的有效制度,殊不知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分权制衡的结果却是国民经济长期被几个巨型集团所控制,而且是打着“民主”和“法治”的旗号进行的。

      把反腐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制度,以为只要大胆引进某种全新的制度即可创造奇迹,是天真的想法!

                                                                                (二)

       然而,上述分析丝毫不是说不需要制度防腐,也不是说不需要对权力的监督、制衡。我只是想提醒人们,奢谈制度不如探索制度之路,重视制度不如研究制度之基;究竟什么是中国文化中行之有效的制度建设,我们也不能仅凭几个西洋政治学概念来画饼充饥。

          至少按照古人的理解,要在中国文化中建立制度,有时要先从“正人心”开始。这个“人心”的问题,就是社会风气问题。如果把制度比作冰山的话,人心和社会风气则好比汪洋大海,它们深刻地决定、影响着制度的运作。换言之,如果人心不正、风气败坏,要想建立起真正有效的制度,有时难于登天。

          例如,早在两千多年前,董仲舒在给汉武帝的《举贤良对策》中就曾重点分析了当时为什么会“法出而奸生、令下而诈起”,即政府防止犯罪的法令越多,人们犯罪的数量也越多;政府打击犯法的措施越多,人们犯法的手段也越高明。董仲舒认为,这是因为社会风气已经从根子上坏了。当风气已彻底败坏、当人心已极度糜烂,这个社会只能像“朽木粪墙”一样,愈治而愈乱。因此,董氏认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以“正人心”作为最重要的突破口,并从最上层做起,层层向下,波及整个社会。他说:“故为人君者,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正万民以正四方。四方正,远近莫敢不壹于正”(《举贤良对策一》)

       那么,如何才能“正人心”呢?董氏提出四条,我结合儒家思想略加分析——

       一是义利。儒家认为国家引导社会发展的指导思想之一在于辨明义利,不能把“利”字放在首要位置。“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大学》)这当然不是指不需要发展经济,而是指必须在指导方针上摆正义利关系,并以“义”来指导所有的利益活动。用董仲舒的说法,老百姓爱利、逐利本来就像“水之就下”一样本能、自然;如果不能正确引导,而是以利益成就作为衡量人的主要标准或促发展的主要动力,就会在一夜之间形成全民逐利的狂潮,毁掉社会道德的根基。

       二是均寡。儒家认为财富分配公平与否,是决定人心朝向、社会风气好坏的主要因素之一。而财富分配不公,多半是由于拥有特权的人与民争利,导致贫富两极分化。

       三是贤能。移风易俗另一最有效的办法是任贤举能。这是因为在中国人的社会里,上下之间的“风化”效应十分明显。如果在上位的人人品正直、心术端正,自然会对下面的人产生感染力;如果在上位的人人品不端、心术不正,必然会“上梁不正下梁歪”。

      四是养士。人才不仅要靠发现,还要靠有意识的培养。把培养过程制度化,就是董仲舒所谓“兴太学、置明师”。这样做最大的意义之一,是让一批人才通过修习“六艺”树立坚定的信仰,培养健全的人格,掌握治国的本领。

                                                                                  (三)

       固然,靠正人心、敦风俗也不足以彻底消除腐败。甚至可以说,人心和风气的败坏又何尝不在一定程度上是由腐败引起的?风气与腐败之间存在恶性循环的作用关系。但是这并不能否认风气的独立性,何况风气败坏的原因远不限于腐败。我们必须正视,今日社会的浮躁和功利之风,正是腐败的巨大温床。只要这个问题不解决,再好的制度也可能无济于事。

       如果我们真的重视制度建设,就应当重视人心和社会风气问题;如果我们重视人心和社会风气问题,就应该思考一下董仲舒及先秦儒家所提出的义利问题、均寡问题、贤能问题和养士问题,看看我们多年来做得有哪些不够?

       荀子云:“有乱君,无乱国;有治人,无治法”(《荀子·君道》)。这绝不意味着不需要制度建设,更不能代替制度建设。但是,我们也必须认识到,中国过去几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从人心和风气这个突破口出发,有些制度才能真正建立起来。因此,在进行制度建设时,不能盲目崇洋、空谈法治;一定要研究中国文化自身的逻辑,认识中国社会的规律。制度建设永远都不错,但是为了制度而制度,不思考制度建设的艰难曲折,难免流于空谈,不切实际。

      “正人心而后正天下。”这是南宋学者陈亮上孝宗皇帝书中所言。事隔800多年,今天读来依然振聋发聩,相信它能对我们反腐败提供一些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